甩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甩脂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司机见闻录之好友小多后续

发布时间:2019-04-16 04:31:34 阅读: 来源:甩脂机厂家

还记得以前我在故事中提起过的我的好友小多吗?没错,就是多士斌,在上次的故事的结尾,我说他后来开车还是出事了,不过在后来的故事中就再也没有提起过他,这两天有网友问起来,就顺便把这个坑给填上。

小多结婚后定居在我们的省城,因为这个城市的多名网友说我在故事里多次提及该城市名称,会让人以为他们这个城市是个鬼魅聚集的地方,对他们城市影响不好,所以以后出现这个城市的时候我就不写名字了,我估计其他地方的朋友应该不会这么小气。

小多和妻子婚后住在和平路和民生路交汇附近,有一天两人去一个朋友家吃饭,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那个朋友住在远大都市绿洲那边,于是多士斌夫妻二人就开车前往,回来的时候因为怕有交警抽查酒驾,于是也没有喝酒。对这个城市熟悉的人都知道,和平路向北走过了中医药,大概是王兆屯站那里,是一个地下的十字路口,南北通行的车需要在地下的桥洞子里钻过去,而这里也是多士斌和妻子回家的必经之路。

因为是夏天,所以多士斌和妻子也没有关车窗,而是就敞开着车窗开在路上。因为是晚上,所以多士斌的车开的并不快,在经过那个桥洞子的时候,多士斌的妻子突然感觉有一股冷风袭来,并不是夏天那种微微的凉风,而是有一种把人冻透了的感觉。多士斌的妻子不由得“啊”的叫了一声。多士斌听到妻子叫出声,便问她出了什么事。

多士斌的妻子说有点冷,多士斌寻思是这个桥洞子底下可能比较阴凉,而妻子穿的比较少,所以才会感觉冷。于是多士斌就把车窗关上了,然后就加速开回了家里。到了家里之后,多士斌的妻子感觉在朋友家没有吃饱,于是就又泡了一包方便面,而多士斌则是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上床睡觉去了。

多士斌的妻子在客厅里一边等着泡面泡好,一边看晚间新闻,而多士斌却是在卧室里受尽了煎熬。多士斌上床之后,怕一会儿老婆回卧室没有亮光不方便,于是也没有关灯,就直接钻进了被窝里。刚过了两三分钟,多士斌就听到有人进了卧室,他以为是老婆进来了,可是等了一会儿,却没感觉到老婆坐到床上,也没有去梳妆台,而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多士斌就想问问老婆怎么了,因为这么短的时间,泡面也就刚刚泡好,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吃完了。可是多士斌却吃惊的发现,自己动不了了,而且是完全的不能动了。多士斌也经历过几次类似的事情,心里顿时就明白这是有不干净的东西跟着他们回家了,于是就想开口骂几句,可是他努力了半天,硬是一个字也没骂出来,甚至连动动嘴唇都没能成功,最后多士斌只能在心里默默的骂了几十遍。

这时候多士斌感觉有人走到了自己的床边,可是自己在闭着眼睛躺着,什么也看不到,只是感觉有个影子在自己前面晃来晃去。可是多士斌又发觉了不对劲儿,因为自己是背对着灯光,就算有影子,也不会投射到自己的眼睛上啊,不过很快多士斌就释然了,既然是不干净的东西,哪来的那么多科学道理。

多士斌胡思乱想着,然后又想狠狠的抽自己一巴掌,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还有心思瞎想,于是他就继续努力的想喊。就算不能喊老婆来救自己,至少也得提醒老婆注意啊。正在多士斌内心焦急的时候,客厅里突然传来了“秃噜秃噜”吃泡面的声音。多士斌知道这是自己老婆在吃泡面,因为他老婆吃泡面或者拉面之类的面条的时候,都会发出“秃噜秃噜”的声音,而且还扬言说只有这样出声音的吃才会觉得香。虽然多士斌多次制止,但是都没能成功,最后也只能由着她去了,不过多士斌带老婆出去吃饭的时候,从来不点面类的食物。

既然老婆在客厅吃泡面,那在自己床边晃悠的,肯定就不是老婆了,除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多士斌实在想不出其他的什么了。不过多士斌这时突然想起来以前在一起玩儿的时候,我送给过他一个护身符,此时就放在床头柜里。多士斌也不知道我给他的护身符里面放的是什么符咒,更不知道是哪门哪派的,所以把满天的神佛求了个遍,希望护身符能救救自己。

可能是被多士斌歪打正着的蒙对了,就在多士斌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了五六次之后,多士斌感觉胸口有些痒,然后就伸手挠了一下。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能动了,紧接着就“啊”的大叫了一声在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多士斌就在卧室里四处的看,可是卧室里除了他自己,空无一人。多士斌连拖鞋都没有穿,就跑到客厅去看老婆。

结果多士斌发现他老婆正仰坐在沙发上,已经呼呼大睡了。多士斌好奇,老婆刚才还在“啼哩吐噜”的吃泡面,怎么这么快就睡着了呢?于是他走过去推醒了老婆,让她进卧室去睡觉。没想到多士斌的老婆醒过来之后,马上就大呼:唉呀妈呀,我的方便面还没吃呢,完了,肯定得泡坨了。

多士斌就觉得好笑,刚才吃的那么香,现在又说还没吃,看来老婆是睡迷糊了。可是当他老婆打开盖着泡面碗的盘子的时候,多士斌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泡面虽然因为长时间泡在热水里,已经膨胀的不成样子,但是那个形状分明还是一整个面饼,并没有吃过的痕迹。多士斌脑子里有些混乱,既然泡面没有吃,那刚才“秃噜秃噜”的声音又是什么呢?

多士斌感觉非常的不安,他就开始想到底会是什么时候被这不干净的东西跟上的,想了一会儿,就想到在路过那个桥洞子的时候老婆喊冷,于是就问老婆刚才为啥喊冷。多士斌的老婆想都没想就说,刚才的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下子从夏天到了冬天,感觉能把人冻的直打哆嗦,冷到了骨头缝里的那种感觉。可是当时多士斌的老婆坐在副驾驶,而多士斌在开车,这么贴近的距离,多士斌并没有任何的感觉,于是多士斌认定肯定就是那个时候被盯上的。

当下多士斌就给我打了电话,想问问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于是我就跟他说把护身符戴在身上,看看能不能解决。结果没过几分钟,多士斌就又打来电话,说早上放在床头柜里的护身符不见了。他们夫妻俩都十分确认是早上放到床头柜里的,而且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两个人谁都没有动过那个护身符。我也没见过这么诡异的情况,只能打电话向刘半仙求助,刘半仙听完之后,亲自给多士斌打了个电话安慰他说,护身符没了就没了吧,不要紧的,那个东西以后也不会来了,护身符应该是给多士斌挡了一灾,就算留下,以后也没有什么用了。

不过多士斌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没过多久,就和老婆开车去了雅尔雅门沁,亲自找到刘半仙又求了两个护身符,夫妻二人贴身携带。

工作服供应商

订做长袖工作服

工装定制

防阻燃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