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甩脂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MIUI国际用户超20印度俄罗斯印尼是重心-【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5:10:47 阅读: 来源:甩脂机厂家

MIUI9发布近一个月,截至目前对三款机型(小米6、小米5X、红米Note4X)进行了开发版内测,据官方统计共有几十万用户升级到了最新系统。本月底,MIUI还将会推出针对小米MIX等11款主流机型的MIUI9开发版适配。

MIUI9系统采用了更简洁的设计,推出了传送门、信息助手、快速查找照片等功能,同时聚焦于流畅体验,对手机系统卡、慢、热的问题进行了优化。在整体功能和操作细节上,MIUI9对系统进行了适度的精简。

小米联合创始人、副总裁、MIUI负责人洪锋在接受采访时说:“任何OS可能都会经历从叠加到精简这一个阶段,MIUI在ROM研发上做得较早,加上每周更新的机制,基本走过了功能叠加这一过程,不过也还会加入一些新功能。”

当被问及MIUI在智能家居中扮演的角色时,洪锋表示这是个充满遐想的话题。如果从现在来看,手机可能是最了解你的,它可能是串联起智能设备最好的介质,这背后完全是手机系统要做的工作。不过现在各个智能设备体系之间还不太兼容,如果解决好这个问题,手机系统和智能设备的配合就等同于更高效的协作。

关于国际化,洪锋提到了一组数据。目前MIUI的国际用户日活跃比超过20%,而且预计明年同期会超过30%。目前MIUI在北京有一个专门负责国际化方面的团队,而在各个重要的市场,MIUI也会成立当地的研发部门。

洪锋还表示,MIUI在明年很可能发展到俄罗斯成立研发部,最近MIUI已经在印度成立了几十人规模的研发团队。

以下是采访洪锋的部分实录:

问:MIUI9做了很多精简,对于一个新用户,上手的门槛会不会有点高?

洪锋:其实MIUI一直在尽量在贴近用户的直觉。比如MIUI9有很多大家没有看到的工作,我们把“设置”整体结构进行了梳理,把竖状的结构拉平了,很多设置里的功能可以直接搜索。比如我就不是一个邮件整理型用户,我是纯搜索型用户,用搜索来搜邮件,甚至搜索+语音的方式,这更符合直觉。

像传送门和照片搜索是我们专门放在“MIUI实验室”的功能,不是为了增加使用难度,而是说在功能的完备性方面,我们认为还需要继续打磨。现在这些实验性功能都是需要用户主动开启的。

问:如果说MIUI考虑用户群的话,有没有可能再做一个类似于MIUI9这种大而全的版本,针对于线下的特殊群体,再有就是针对老年人群体的计划?

洪锋: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人的喜好可能有多种多样,但是大家普遍意识上感觉到的真善美还是比较统一的。有一些小众的文艺作品,但是也有一些大众的文艺作品。我觉得一个成功的产品,它应该能够获得绝大多数人的认可。你想让所有人都喜欢确实很难,但是我希望我们做的东西还是能获得绝大多数人的认可,或者说很大一部分人的认可。

问:不久前北京地铁全线开通手机支付,小米公交会不会在这方面加快进度?除了北京,其他地区是不是也会加紧适配手机方面跟公交公司方面的合作?

洪锋:其实小米手机能刷北京地铁公交有一段时间了,包括最新的小米6在内有六款机型能够刷北京地铁。在手机公交这一块,小米做得最早,可以说我们在推动整个地铁支付和公交支付这件事情上。

我们把整套手机公交系统调通之后,其他手机厂商跟进就相对方便很多。到今年,小米已经在公交领域做了四年了,从2013年开始做,2015年正式上线支持上海公交地铁,我们做下来的体验也会比其他手机厂商好一点。我们和住建部、交通部都在推进相关的合作,他们有比较好的整套体系,一旦调通之后,可能一下子就能支持上百个城市,这些都还在沟通中。我们非常希望有更多的城市进入到这个体系中来,尤其是新开通地铁的城市,它的系统反而是更先进的,支持移动公交卡也更方便一些。

问:MIUI9做了很多精简,拿掉了很多东西,为什么会这么做?

洪锋:因为大家处于不同的历史阶段,我觉得每个厂商可能都会经过这么一个阶段,都有一个“加”的过程。到了一定阶段之后,再开始一定程度的精简,或者加一些减一些。MIUI在ROM研发上做得比较早,加上每周更新的机制,基本走过了功能叠加这一过程,当然现在根据用户的需求,也还会加入一些新功能,所以主要还是不同厂商处在不同的历史阶段。

问:小米Note2是曲面屏,包括小米MIX是全面屏的,有没有针对这些屏幕不一样的产品做一些专门的定制?

洪锋:有一些专门的适配工作,但是并没有在产品面上明显地体现出来。不同的屏幕、不同的屏占比,包括边缘的误触处理等等,都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这些工作,有时候大家感受不出来的,这也说明你可能做得比较好,越不被感知可能越是好功能,做系统的没必要天天刷存在感。

问:对未来智能家居来说,MIUI扮演了什么角色?

洪锋:我觉得这是一个充满遐想的话题。可以做个这样的比喻,现在机器起的作用已经越来越代替你生活中的各种服务岗位。比如说你小时候,你妈妈把你照顾得很好,老师教给你知识,餐厅服务员给你点餐,生活中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智能设备在代替这些能力。我觉得智能设备和智能设备之间应该会有一个统一的协议进行一定的数据交换和能力交换,让它能够更好地为你服务。这里面来看,手机可能是最了解你的,手机可能是串联起这些聪明的智能设备最好的介质,这背后就可能是手机系统要做的工作。

现在是社会化的人和人之间的协作,以后有可能出现智能设备之间的协作,也许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它们说了很多“话”就把你的事情给办好了。我觉得这不是很科幻的东西。手机上积累的行为数据是最大的,其他的智能设备就可以通过手机帮你更快提高效率。不过现在有一个问题,各个智能设备体系之间好像还不是太兼容,就像人与人之间沟通的语言问题,如果它解决好了,将来你会发现其实智能设备的协作也正是对人类社交的映射,甚至是更高效的协作。

问:触屏时代传统的交互还能延续多久?MIUI如何看待语音交互?

洪锋:我觉得语音交互对触屏交互是种互补,我还没有觉得两者之间产生断代性的替换关系。有一种情况是我离手机比较远,手里没有一个可触碰的东西,语音是一种很好的方式,还有一种情况是使用触屏交互步骤比较多一些,比如说我要设个闹钟,比如说我要设个备忘录,语音交互通过自然语言理解可能瞬间就帮你把这件事情做了。不过我觉得触碰的适用范围还是会很广,语音会替代掉一部分,但还是会很广,是因为从理论上来说,说话还是挺累的,说一个小时和做一小时的触屏操作,会累得多。所以我觉得这两者应该是互补,而不是替代关系。

问:AI会给未来手机交互带来哪些影响?

洪锋:大幅改善效率。其实我们现在AI做的很多原来也在做,有人肉的方式做,更慢一些,比如说我通过大脑回忆来对每张照片进行识别和定位,我们只不过是把更多人脑做的工作给替换下来,用机器快速做完了。随着替换得越多,人脑就越轻松,处理事情就越多越快。我觉得现在我们做的大部分还是一个替换的工作。包括像传送门,本来我人工操作要七八步,MIUI9的传送门一出来,一步就做完了。

问:Android8.0发布后,小米什么时间适配?

洪锋:因为它毕竟刚出来,所以说我们还在评估整个适配的过程,是因为这个适配的时间表不是小米可以独家决定的,它还牵扯到我们芯片合作伙伴的时间,我们其他元器件合作伙伴的时间,只要当中有代码的地方,大家都要合在一个时间表里。除非自己做芯片的话适配说不定能快一点。

问:MIUI9对低端机型的速度提升明显吗?

洪锋:我觉得有时候甚至会更明显,因为小米6本来就很快了,如果一台老机型应用启动速度从1秒快到500毫秒,从2秒快到1秒,你的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这跟在新机型上,从400毫秒快到300毫秒你是没有感受的,但是从800毫秒变成400毫秒你是有感受的。

问:关于MIUI9的精简,在这些功能取舍的时候,如何权衡高端机用户和低端机用户的不同需求?、

洪锋:到目前为止我们其实并没有做太多功能上的高端机和低端机的区分,我们做的更多是在性能上的区分。在不同的机型上的过渡动画,美观性的考量是不太一样的,因为每个机器的特性可能都不太一样,所以说我们在这方面还是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从功能方面来说,我觉得手机作为一个大众型的产品,特别你是做操作系统的,我感觉差异不应该太大,用户的差异可以通过他装不同的第三方软件来实现差异化,我觉得在系统或者基础应用这个角度来说,我感觉我们做的大部分功能还是要做成大众型。

问:如果Android8.0将对底层做一些巨大改变的时候,MIUI真的没办法照顾到老机型时,它会不会成为自身的桎梏?

洪锋:我觉得在这件事情上,从两方面说,第一方面是实事求是,我们会照顾到绝大多数用户,一般手机的生命周期是2-3年,我们对2-3年内的手机会尽一切努力让它保持比较好的升级。对这个时间之外的手机,包括我们这次都照顾到了五年前的手机(小米2/2S),确实也有手机我们没有照顾到,是由硬件平台的特性和工作量的大小来决定的。

问:MiPay现在的用户情况如何?另外例如公交卡有没有考虑过和国外的公司进行合作?

洪锋:MiPay目前支持50家银行,总体开通率在10%以上。小米公交过去一段时间发展很快,北京我们是属于拓荒的情况,不只是北京,我们现在也支持了十个城市,基本上来看小米都是属于开荒者。

另外,提到公交卡合作事情,只要技术上有可能,我们都会看,主要还是取决于我们在当地的出货量。如果你在当地的出货量不是太多的话,相应的合作伙伴可能也不会想到要来做这件事情。比如说我们现在在印度、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快速发展,可能明年、后年的时候量足够大的时候,我们就会和当地的合作伙伴有很多更好玩的互动,那时大家都能看到效果了。

问:从小米5到小米5S,再到小米6,每部手机开通公交卡都需要交单独的卡费,这个有解决方案吗?

洪锋:这件事情我们跟北京公交还在谈,有些城市已经有了比较好的结果,因为他们以前的商业模式还是基于实体卡,所以还需要时间去沟通。以前是你给我一张卡,我还卡的时候,你再把押金还给我,但现在不太可能把手机里的NFC芯片扣出来退给用户(开公交卡时,公交卡与手机NFC芯片是绑定关系),所以我们还在讨论这个还的事情。毕竟这事不是小米一家说了算的。

问:接下来MIUI9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洪锋:可以看到这次MIUI9的传送门和信息助手做的东西都是对于各种散落在各个应用中的信息孤岛的整合和串联,我觉得这个会成为我们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主线条。

问:MIUI有哪些东西是你觉得没做得太完美的?

洪锋:比如传送门里面,我们对于很多语义的理解还不是太全面,比如说有些地址的分析。你可以认为这个知识图谱还不是太完整,这是一个逐步完整的过程,而且有很多知识图谱也难免会出现歧义,同样的东西可能是个音乐,可能是个书名或其他什么。包括同样是个饭店的话,可能有多种不同的App进行处理,所以这里面还是有非常多细节的问题。

传送门这个概念我是非常喜欢的,但是细节是魔鬼,所以说里面有大量的细节问题我们还是需要考虑清楚的。因为现在用到MIUI9的用户才几十万,如果有几百万、上千万用户使用的话,用户会给我们更多反馈,他们也会发觉到我们之前没有发现的处理方式等等,这些都是慢慢磨合出来的结果。

问:所谓系统的差异是受限于硬件上的一些新技术突破?

洪锋:这倒不是,硬件能力会有所限制,但是我感觉现在软件上的所谓逐步趋于同质化不是硬件原因造成的。

问: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交互吗?

洪锋:是不够努力造成的。我并不觉得现在说我们很多功能做不出来是因为硬件的限制,就像我们这次做的各种信息助手或者说传送门功能,去年前年也能做。更多的还是要往深了想,你做了一段时间之后,你会习惯于在这个思维框架下进行思考,这时候你要突破出来的话,是需要一些勇气的。

问:现在MIUI国际化的状态是怎么样的?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洪锋:国际化对我们来说越来越重要了,我们的国际用户日活跃占比超过20%,而且可能明年这个时候肯定会超过30%,所以它的重要性对我们来说是不言而喻的。我们现在相关的投入在快速地增加,在北京,我们MIUI有一个专门的团队是研发国际化方面的事情。包括我们在各个重要的市场,也会成立当地的研发部门,在印度我们正在组建研发团队,会达到几十人的规模。

明后年非常有可能去到一些重点的国家,比如说在俄罗斯,因为那里本来就是IT人才非常丰富的地方。而且很多国际版的事情还是需要当地人来做,因为很多事情是一个外国人所无法理解的。

心慌气短食疗能调好吗

心慌心悸吃什么药好

糖尿病引起视网膜病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