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甩脂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唐云旧藏齐白石赠黄济国蟋蟀图墨盒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5:38:38 阅读: 来源:甩脂机厂家

作者简介:诸相非相,盛世收藏论坛“刻铜艺术、墨盒镇尺”版块版主,2009年注册为盛世收藏用户,累计在线时间6,597小时。

几年前,在上海工美拍卖首次推出的大石斋专场上,我有幸收获了两件海上书画大家唐云先生所藏的精品墨盒,至今还是爱不释手。

那之后的第四年,我又参加了上海工美的大石斋之友珍藏拍卖会,此次拍卖中又有两件大石斋所藏的刻铜文房珍品,其中一件是唐云先生最珍爱的齐白石亲笔草虫墨盒。经过二十多轮激烈竞价后,终于将白石墨盒入藏怀莲斋。此盒无论从艺术价值还是人文价值来看都可谓极品,各位藏友且听我慢慢道来。

直径9.5厘米,厚度1.8厘米

墨盒铭文:济国君正,璜。印文:木人。

墨盒底铭:宜黄黄传霖藏

一、白石草虫绝代

齐白石的艺术成就勿需赘言,其衰年变法,开创红花墨叶一派,尤以瓜果菜蔬、花鸟虫鱼为工绝。

2010年也是在大石斋拍卖中,看到一幅齐白石赠齐如山的蟋蟀图小品,白石老人题识:“余常看儿辈养虫,小者为蟋蟀,各有赋性,有善斗者而无人使,终不见其能;有未斗之,先张牙鼓翅,交口不敢再来者;有一味只能鸣者;有缘其雌一怒而斗者,有斗后触雌须即舍命而跳逃者。大者乃蟋蟀之类,非蟋蟀种族,即不善斗又不能鸣,眼大可憎。有一种生于庖厨之下者,终身饱食,不出庖厨之门,此大略也。若尽述非丈二之纸不能毕。白石又记。”

墨盒上的一对蟋蟀一公一母,似窃窃私语,传神逼真,大有跃出盒外之感。文房雅器配以小品,可谓相得益彰。

二、墨盒刀工

此盒用笔简练,刀工纯熟,刀筋和飞白将草的质感和动感表现得淋漓尽致,而蟋蟀的头部乱刀和触须的灵动更是颇见刻者的功力。

三、目前首见的收藏印底铭和特别的形制

此盒底铭非常独特。墨盒底铭一般都是店铺的名称,以定制收藏印作为底铭目前还是首见,也足见购买者对于此方墨盒的珍视,可谓是最早期的墨盒收藏行为。

此盒直径9.5厘米,但厚度却只有1.8厘米,这在我经手过的墨盒中可谓绝无仅有,且此盒上手厚重,感觉墨盒购买者更多的是把此盒作为观赏器而非实用器来收藏。

四、黄济国与齐白石的友谊

墨盒上款人物是济国君,底铭是宜黄黄传霖藏,通过相关资料我们可以知道,齐白石为这位济国君画过不少画,也刻过印章“传霖之印”。

“济国”即黄济国,曾任职印书馆,为齐白石早年主要藏家之一。白石老人尝求其代印画册,故他收藏齐白石老人画作多且精。黄济国住在香炉营头条五十号,齐白石与其多有书信往来。

在齐白石的一幅《雏鸡幼鸭》的题跋中,便曾提及过黄济国,“济国先生嗜书画,即藏予画,此幅已过十幅矣。人生一技故不易,知者尤难得也。余感而记之。齐璜。”齐白石与他的买家并不仅仅是单纯的交易关系,他的买家多数都知文懂画,有的自己也是画家,在书画交易中他们相知相得,成为知己。

从这段题跋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当时供职于商务印书馆的黄济国便是齐白石的知己之一。在这批齐白石与黄济国来往的信札中,除去“某画已作好,请来取去”的买卖交易内容之外,更多可见齐白石与黄济国共同访友(“请先生代为先由瞿君约定时日方告予,予与先生同往,此一快事也”)、邀请黄济国共宴(“十一月初六日上午十一点钟请济国偕尊夫人来西长安街西来顺小饮,恕不催请,璜”)等证明他们私交不薄的内容,可见,齐白石与黄济国的关系是更具有人情味的君子之交。

五、大石斋唐云与此方墨盒之间的故事

海上书画大家唐云先生鉴赏能力极高,因收藏有八把曼生壶而自称八壶精舍主人。唐云先生慧眼独具,藏有墨盒。王衍整理的《丹青品鉴录——王大山的鉴定人生》中记录了唐云的“爱物琐记”:50年代末唐云先生的这件墨盒因为略有磨损,故委托荣宝斋修理,但迟迟没有结果。唐云先生对此盒颇为惦念,于是,他致函王大山先生,嘱其代为查找。信中,唐云先生对此盒进行了详细描写(诸如“刻在蟋蟀头部刀法有交叉形的”、“铜质不是纯白铜,带黄铜色”云云),还附上一图。后王先生找到此盒,还给了唐云。想来,唐云先生对此盒定是十分喜爱,置于案头储墨濡笔,常有创作灵感。

唐云先生是何处何时收藏到此盒,现已经无从了解,即便从1959年算起,此盒在唐先生手里也已经超过三十年。

请详见所附唐云先生致荣宝斋的信函。

补遗(2012年9月2日)

几周前拍到齐白石蟋蟀图墨盒后就一直在研究,究竟唐云当初送墨盒到荣宝斋去修什么地方?

今天细读荣宝斋王大山的《丹青品鉴录》,在书后附录中又找到了一张唐云写给荣宝斋经理侯恺和两位业务科长王大山、米景扬的书信,从信中可以找到答案。荣宝斋修的是石板的箍圈,现在墨盒的箍圈特别宽厚,原来是荣宝斋后配的。

读后不由感叹唐云先生对此墨盒的珍爱,为了加一个铜圈,千里迢迢将墨盒寄到荣宝斋去修,而且写了好几封信,托了这么多人。信中还特别注释修理费照付,令人对唐云先生的为人大为钦佩!

六、符骥良先生赠我此盒拓片

几年前,我有幸拜访了著名篆刻书法家、印泥大师符骥良先生,聆听了符老对于刻铜的一些见解,获益匪浅。临别时符老赠送我几张拓片,都是唐云先生在三十多年前让符老拓的墨盒镇尺,其中就有这方白石墨盒。记得当时符老对我说,此盒应该还在唐家后人手里。这方白石墨盒的拓片几年前就已获得,如今得此盒,可谓器拓合璧,真乃有缘!

许久没有联络符老,最近有消息说符老已归道山,此张拓片是符老给我的最后留念。

七、北京同古堂与此方墨盒

拙藏三百余张北京同古堂老拓片,其中齐白石的拓片只有一张,可见白石画铜数量之少。

巧的是,这张拓片不仅与我这方白石尺寸大小完全一样,且白石落款,所画内容也非常接近,我推断此两盒应该是齐白石在一个时间所作分别赠送给不同的朋友。此方墨盒我认为应该是北京同古堂的定制墨盒。

八、拍卖纪录

最后分享几张拍卖的图片以作记录。落锤价330,000元,加上拍卖公司佣金最后为372,900元。

去诸相非相的大家看看吧

ABS再生料

制动器总成批发

灌溉取水泵图片

钥匙架及钥匙箱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