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甩脂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秘央视超级工程舌尖后格式化纪录片第二炮-【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20:13:51 阅读: 来源:甩脂机厂家

揭秘央视超级工程:舌尖后格式化纪录片第二炮

对于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全球最高的绿色建筑上海中心大厦,与未来能源发展方向息息相关的海上巨型风机、超级LNG船,以及北京急剧扩张中的地铁网络,你究竟了解多少?这个时代的中国,是催生“超级工程”的热土,而有一部纪录片,想把它们“拆解”给你看

每隔几分钟,陈纲就不由自主地拍拍太太:“这段你看懂没有?” “这个你理解吗?”不胜其烦的太太不得不大声回应:“懂了,别烦我。”屏幕上正在播放央视纪录片《超级工程》第四集——《海上巨型风机》。9月27日晚11点,《海上巨型风机》的导演、首都师范大学教师陈纲与太太在上庄水库的家中观看自己的作品。

在今年春季的戛纳电视节上,这部中国原创纪录片备受海外片商瞩目,它的英文版预告片展示在戛纳电视节官网上,点击率居高不下,超过了同时参展的央视另一部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

《超级工程》于9月24日在国内首播,一样被安排在央视一套深夜10:30档。它没有像《舌尖上的中国》那样一炮而红,但影响力依然不断攀升,在类似水木清华BBS这样工科男聚集的论坛上,它被热烈讨论,有人感慨:看了纪录片里人们所挑战、参与的那些超级庞大、精密的设计、建造工作,只觉得自己的工作“太菜了”。

这是第一次,中国的纪录片工作者尝试着把复杂的工程项目,用尽可能通俗易懂、讲故事的方式拆解给普通观众看。也正因为此,在拍摄过程中,陈纲一直有种巨大的恐惧感:拍出的片子没人懂怎么办?太太就成了他的第一个试验品。

格式化纪录片

陈纲是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老师,导演是他的兼职。之前他一直为央视十套的《人物》栏目制作节目,北京电视台也曾邀请他为《北京记忆》栏目拍了两集片子。2011年3月,正在备课的陈纲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自称是央视的导演,想与他见面。

打电话的人就是李炳,《超级工程》的总导演。这部片子立项的时间,只比今年意外爆热的《舌尖上的中国》晚一个月。《舌尖》是央视纪录频道“格式化纪录片”计划的第一个产品,而《超级工程》则是这个计划的第二炮。

早在2011年1月央视纪录频道开播之初,频道管理层就面临一个现实的问题:播什么?纪录片分为两类,一种是作者化的纪录片,就像电影里的作者电影、文艺片;而BBC的《冰冻星球》、《蓝色星球》,国家地理频道的《超级工厂》等,则代表了另一种纪录片类型,它们被批量生产,针对固定的观众群,用几乎可以重复的模式进行制作,它们特别讲究包装,讲究叙事的节奏,是一种格式化的纪录片。作者化的纪录片,国内已有不少杰作,在国际上也获了不少奖,而纪录频道所缺的,正是格式化的纪录片。

去年三月,纪录频道就开始了格式化纪录片的制作试验。无论是《舌尖上的中国》还是《超级工程》,频道内部思路是统一的,就是要将纪录片的商品属性最大化,从播映、收视群、广告群到节目销售,都做到最大化。片子必须能够照顾最多的人群,要特别浅白,要让所有的观众都听得懂,故事要讲得简单,剪辑曲线要排列得特别有序。而《超级工程》的制作难度又远超《舌尖上的中国》,因为美食题材对于观众有天然的贴近性,工程题材则给人一种机械、繁复、枯燥的印象,要拍得“好看”,更是挑战。

这个任务被分到了李炳手里。李炳又搭建起自己的团队。他找来了拍摄广告出身的阎非执导《港珠澳大桥》,同时也留意到了首都师范大学美术老师陈纲。

与现实遭遇,就意味着不确定性

拍哪些工程?在这个大拆大建的时代,中国的“超级工程”太多了,而围绕着这些蜂拥而起的大工程,争议也一直不断。如何选择?

很多人会首先联想到鸟巢、水立方,但这些都被李炳很快否定了。他提出了几个选择标准,“首先体量要大,第二这个工程在国内和国外都必须处于领先水平,还要与民生相关,代表未来的一种发展方向”。

最后一个标准是工程本身正在建设,而不是处于完工的状态,“我希望这个片子做完了以后,是带着热乎气儿给你看的” 。

按照这些标准,制作团队进行了第一轮海选,有三十多个工程入围,调研了操作性之后,又筛选到8个。可最终拍摄完成的,只有5个: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全球最高的绿色建筑上海中心大厦,与未来能源发展方向息息相关的海上巨型风机、超级LNG船,以及北京急剧扩张中的地铁网络。

“被删掉的三个中,比较遗憾的是北斗计划,我们前期调研全部做完,初步文案写作也基本完成了。”李炳说。北斗计划是中国自建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COMPASS),由5颗静止轨道卫星和30颗非静止轨道卫星组成,为中国的交通运输、气象以及其他特殊行业提供高效的导航定位服务,目前已经有15颗卫星发送成功。北斗计划符合节目组选择项目的所有标准,它有保密应用,也有广泛的民生应用,节目组与项目工程师沟通了很长时间,初步达成了拍摄其民生应用的意向。

“我们一直筹备着拍摄,都签好了协议。”阎非回忆道。他最早是负责北斗计划这个拍摄项目的导演。去年7月,北斗计划的第9颗卫星发射前夕,节目组打包了行李,准备前往西昌拍摄,但最后一刻,拍摄计划还是由于保密原因被否决了。“这就是不确定性,拍现实题材所必然面临的挑战。”李炳回忆道。

另一个被不确定性所否定的拍摄项目是高铁。李炳带领陈纲对高铁项目也做了很深入的调研,高铁施工方也同意拍摄。“我当时正在调研,就听说出事了”,陈纲所指的是去年7月23日的温州动车事故,那次事故造成了40人死亡,200人受伤,很多在建高铁线路因此停工。“然后我就立马回来了,也不用再做什么调研了 。”陈纲说。

贵州在建的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项目,最后也没拍成。

故事要“通俗”,镜头要“陌生”

陈纲负责《海上巨型风机》一集的拍摄。他镜头对准的SL5000是风力发电机中的巨无霸。它的机舱上可以起降直升机,它的风轮高度超过40层楼。在工作的时候它不需要消耗任何燃料,也不会对环境造成任何污染。在20年的设计寿命里,它将从空气中获取4亿千瓦时的电能,按照上海市政府2011年的报告,这个数字相当于上海这个超级大都市一天的用电总量。

把它制造出来已经让人们费尽周折。而要用镜头语言“拆解”它,本身也是个“超级工程”。

中国有两家特大的风电制造企业,新疆金风集团和北京华锐集团。“任务定下来之后,我一直泡在华锐,恶补了很多风电知识。”陈纲说。

在跟踪拍摄SL5000的整个生产、安装过程之前,陈纲就意识到了自己面临的可怕挑战:怎样将这项工程以最浅显的方式说明白?

刚开始他们也想找一个范本,调阅了大量国外同类型的片子。“国家地理频道有个片子《超级工厂》,讲如何制造法拉利 跑车什么的,我们想往那个方向去做,后来很快发现这是不对的。”陈纲说。

《超级工厂》只是呈现了一个个制造过程,相比《超级工程》的规划意义就局限了,李炳和陈纲最终决定要做的是一个关于风能工程的片子,而不是关于制作风力发电机的工程。

而且具体到《海上巨型风机》这部片子,SL5000型的制作过程和安装过程两部分,在片中各占多少比例,是决定它是否通俗易懂的关键。

SL5000型风机拥有全世界最长的叶片,对切割和焊接工艺的要求达到了变态的地步,为了达到20年的设计寿命,模型测试就花了四个月。风机的安装需要动用全国最大的自行式履带吊车,这辆履带吊车的造价与一架波音737客机相当,9000匹马力的引擎足以将800辆家用小轿车一次送上40层楼的高度。吊车的施工地点则在风大浪大的杭州湾海面,而且安装时恰好遭遇台风,躲避台风的代价是每天10万美元——虽然有一堆可怕的数字,但相对于“制造”,“安装”还是这部片子比较容易懂的部分,至少这些对比数据能让观众产生真实的联想和震撼。“制造”则更加枯燥。

在陈纲最初的构想中,片中制造和安装的比例是2比1。《超级工程》有一个商业顾问,澳洲人皮特,他负责向中方提出改进建议,让片子更容易被西方观众所接受。皮特对《海上巨型风机》的建议就是尽量压缩制造部分,将重点转移到宏大的安装场面上。最终,两部分的比例被调整为1比1。

故事结构确定之后,摆在陈纲面前的难题是如何设计拍摄角度。

“我希望这个片子能达到一种视觉上的陌生感。”李炳说,当两个人坐着聊天,双方始终是平视的,这是正常的视角,但如果其中一个人躺在地上说话,他在对方眼中就会变得不一样,这就是所谓视角不同而产生的陌生感。

在《上海中心大厦》这集中,有个画面是一根巨大的钢筋被吊到高楼上,正常的拍摄角度是地面的仰视或楼顶的俯视,但画面最终呈现的是平行视角——摄影师将一个小型摄影机加上广角镜头绑在了钢筋上,一起随钢筋升了上去,这就拍出了陌生感。

《海上巨型风机》里,陈纲也设计了很多具有陌生感的镜头。在拍摄风叶测试时,摄制组就在叶片上绑了一部摄影机,随着风叶一起旋转。在拍摄安装风机的塔筒时,摄制组在安全帽上装了摄影机,再让工人戴上,这样就出现了跟随的镜头。

让陈纲最为头痛的,还是很难拍出“事”,或者说有事发生却没法拍。他觉得工程类纪录片有一个最深层次的矛盾,就是没有冲突,一旦有“事”、有“冲突”发生,拍摄就会被工程上遍布的安全员阻止。

去年7月底,出厂的前一天,风机被放在海边的工厂里。夜里突然来了一股龙卷风,把厂房的门都给吹走了,厂房里全是水,遍布着草和小虫子。

“我一听说刮龙卷风,把厂房的门都刮飞了,立刻觉得这是很好的细节。”陈纲和摄制组冲过去想拍,但厂方将他们死死拦住,说你们拍了,我们就下岗了。最后,因为觉得不能太难为人家,陈纲放弃了。

9月29日11点30分,《超级工程》最后一集《超级LNG船》播完,李炳在台里办公室与同事守到了最后一个镜头,没有击掌相庆,因为另一个更大的“格式化纪录片工程”已在等着他。陈纲则身在青海,拍摄另一个片子。他想家的时候,就会拿出《海上巨型风机》的光碟放到电脑里,然后跳到28分25秒,画面上出现了一个正在揉面团的小男孩,那是陈纲三岁的儿子。“这个镜头是在家里厨房拍的。《超级工程》想要表现的就是人与工程的关系,风机发出的电提供给我们生活所需,这个庞然大物,看上去与我们相距遥远,实际上却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我用儿子揉面团、妈妈使用烤箱这个画面,就是在体现这层关系。儿子长大后再看,会特别有意思。”

港珠澳大桥是全世界最长的钢铁桥梁,共花费50万吨钢材,可以建造50个伦敦奥运主体育场“伦敦碗”。它拥有世界最长的6.7公里海底沉管隧道,超过了天安门城楼到国贸的距离,建造海底隧道的材料可以造8座28米高的迪拜塔。

为了建筑支撑桥体的人工岛,使用了120个圆钢筒,每个圆钢筒的直径和篮球场相当,重量达到550吨,相当于一架A380空中客车。为了保证安装,篮球场大小的每个圆钢筒的制作误差不能超过3厘米。

北京地铁的规划始于1953年,工程始建于1965年,最初试运营于1969年,是中国乃至大中华地区的第一个地铁系统。周恩来曾经说过:如果为了交通,只要买200辆公共汽车就能解决。当初北京修建地铁,完全是为了备战。

北京地铁一号线1969年建成时,并不对外营业,只能凭介绍信参观,被普通民众看做“地下宫殿”。

到2020年,北京地铁运营里程将超过1000公里,相当于北京到上海的距离。而现在北京每公里地铁的平均造价更是高达10亿元。

上海中心大厦位于浦东新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其设计高度超过附近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建成后将取代它,成为中国第一高楼及世界第二高楼。其建筑主体为118层,总高632米,在2008年11月29日进行主楼桩基开工,预期到2014年竣工。

上海中心大厦预估重量达到80万吨,相当于70个埃菲尔铁塔,而上海是软土的地质结构,为了做好地基,需要开挖一个直径121米、深33米的基坑,相当于一个半足球场的大小。为了在600米的高度安全施工,工程方搭建了一个1000吨的钢平台。

由于围绕摩天大楼的种种争议,上海中心大厦在建设之初就打出了“绿色”、“环保”的概念,它的顶部将装三组共15台风力发电机,以提供整栋大厦的照明用电。而考虑到火灾等种种安全隐患,它的双层玻璃幕墙,采用了在1000摄氏度高温下可坚持1小时不变形的材料。

淮北工作服制作

常德订制西服

贵阳定制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