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甩脂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幼儿园里的楼道[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9:19 阅读: 来源:甩脂机厂家

我是一位刚刚毕业的幼儿园老师。我所在的幼儿园很好,可是,有的时候会让我有一种心慌的感觉。特别是经过二楼楼道时,那种心慌的感觉更加明显。

“小朋友们请坐好。”我边拍手边唱道。

“汪老师我们坐好了。”坐在坐位上的小朋友也唱了起来。

“小朋友们早上好。”

“汪老师早上好。”

“小朋友们,我们今天来一起学习……”

一天的课终于结束了,可以回家休息了。在幼儿园也挺不容易的,每天面对那些小孩,都快 被吵死了。真不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选这个职业。

“老师~”一位小孩的声音在我耳朵边想起。而我转过头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唉,整天听那些小孩的声音,都听的着魔了,下课了耳朵边都是他们的声音。

在外面吃完饭,走到家门前才发现钥匙忘在教室了,只好去学校拿了。冬天就是不好,才六点钟天就黑了。

咦?楼道里的灯怎么坏了,今天早上还是好的啊,我只好拿着手机照亮。“咚、咚、咚”整个楼道里都只有我的鞋子踏在楼梯上的声音和我的呼吸声。

走到了三楼,可是这怎么是中班,我不是走到三楼了吗?就这点楼梯,我应该不会数错的。无奈只好再往上爬,这下该到了吧。怎么还是中班?

一阵阵恐惧感向我袭来,那种心慌的感觉又来了。心脏越跳越快,让我呼吸都有困难。缺氧的感觉让我有些头晕,我扶着墙蹲了下来。有点不对劲儿,我在墙上摸了摸,怎么是热的,还有中粘腻腻的感觉,有点铁锈的味道。手停了下来,心中的猜想让恐惧有加深了一层。我慢慢地把手收回来,低下头,拿手机的灯光照向手掌。

“啊~~~”我迅速远离了墙面,手机照过去全是血淋淋的一片。

“砰”中一班的们被人从里面踹开了。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走了出来,不断地向我逼近。我害怕的跌倒在地上。他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斧头,猛的向我砍来,我下意识的躲开了。迅速爬起来,往楼下跑。边跑边喊救命,但是并没有用。一直跑,一直跑。但怎么跑都是二楼,后面的脚步声好像离我越来越近。

先找个地方躲一下,然后再报警。我躲进了一个教室储藏间的柜子里,准备打电话。该死的,怎么没有电了。

那个男人的脚步声传来,在教室里乱翻。我捂着嘴巴,连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他发现了。

渐渐的声音没有了,他应该是出去了。我慢慢地打开柜子的门,站了出来。没有人了,我拍拍胸口,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突然一条毛巾捂住了我的口鼻,我挣扎着,可是一点用也没有,后面的人劲儿太大了。我的知觉慢慢脱离,眼神慢慢变得无神,直到闭上了眼睛。

醒来时,是在楼道里,好大的一股血腥味。我想爬起来,却发现手脚全被捆住了。那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把斧头,另一只手里拖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我恐惧的往后退,退到了墙角。

在这一瞬间,我想到了许多问题。他手里的女人是谁?为什么要杀了她?他现在是要杀了我吗?我该怎么办?我不想死。

那个男人举起了斧头,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可是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我听到了斧头看到骨头的声音。睁开眼睛,看到了我这一生也无法忘怀的场景。那个男人残忍的一斧头又一斧头的砍在女人的脖子上,终于头断开可。他又一斧头一斧头的看在女人的肩膀上,是要分尸。那个男人砍红了眼,根本没有注意到我。我挣脱绳子,向楼下跑去,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跑到一楼。但我必须的跑,我不想再看到刚才的那副场景了。他并没有追来,我跑到了一楼。

“是谁在这里?”一道手电筒的灯光朝我照来,我跑忍不住用手挡住那道亮光。

“原来是汪老师,天都黑了,你在这里干嘛呢?我还以为是小偷呢。”原来是门卫大爷。

“快,快,楼上有人在杀人,快点报警。”我慌张的说道。

“怎么可能啊?我只听见了你一个人的在这里跑来跑去啊?”门卫大爷不慌不忙的说道。

“是真的,你看我的手,还有那个女人的血。”说着我就把我举了起来,可是门卫大爷却笑了。

“汪老师,你就不要和我这个老头开玩笑了,你手里哪里来的血。”

我看了看真的没有血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血怎么没有了。

“汪老师这么晚了…….”耳朵传来一阵嗡鸣声,门卫大爷在我眼中渐渐地变成了两个、三个、四个,房子也在不断的摇晃。我一个没站稳,倒在了地上。我看见门卫大爷慌张地蹲下身来,嘴巴在不断的张开合拢,可是我一点也听不见他说得话。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周围全是白色,原来是在医院。幼儿园里的老师来看我了,可是他们都不相信我说的话。我说的都真的,因为我在医院里又看见他了。我惊慌的叫着,我很害怕,可医院里的人却把我当成神经病。他们把我送到了精神病院,医生给我吃了很多药。但是一点用也没有,我还是可以看见他。看,他又拖着那个女人又来了,他又在砍那个女人。血渐渐地把精神病院里雪白的墙染成了红色,我就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因为我知道,我逃不了了,永远都逃不了了。

终于,有一天他把斧头伸向了我,很疼,但我却笑了,终于解脱了。一个小护士跑了进来,我听见她的尖叫声了,真刺耳。

广播里传来女主播的声音“下面是新闻报道。就在今天,我市一家精神病院里有位病人自杀了。自杀手法极其残忍,而自杀的工具是一把斧头。据医院人员说,医院并曾出现过斧头,也不知道病人是怎么得到那把斧头的,这个是一个谜。

还有一个重要消息,今天警方也破除了两年前的失踪案,失踪者已经死亡。而尸体则是被凶手残忍的分尸埋进了我市一家幼儿园楼道的墙里面。据警方透露,凶手是一名男性。而且在两年前已经离奇死亡。

今天的报道就到这里了,欢迎大家明天继续收听。”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