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甩脂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危险的出租房

发布时间:2019-04-16 18:23:48 阅读: 来源:甩脂机厂家

舒灿不愿意住在学校的宿舍内,和另外三个人一起挤在狭小的房间里,共同生活四年的时间,她不愿意忍受,打电话向母亲林容撒娇:“我要在校外租房住。”

林容只有舒灿一个独女,在家就一直宠着她,如今离家在异地念大学,心疼她,不愿意看她挤住在学校的集体宿舍内,就往她的银行卡内异地存入了一笔钱。

通过房屋中介,舒灿物色了一条房屋的信息,再向中介点支付了看房费后,跟着中介员去了位于学校后门附近的一片住宅区。

她租下了一栋二层小楼中的一间房,房东拿给她一张手写的租房合同,签下了名字,将行李箱吃力的提上二楼,拖进刚租到的房间后,赶紧给母亲林容拨去了电话。

“我刚刚租到房子了。”

舒灿将房子的门牌号码:石榴园41号,写在短信息中,发给了母亲林容。

“与房东合住一栋二层小楼,他是比我高十届的学长,名字叫许贤,父母和妹妹移民后,家中空出来的房间,他照顾我这个同校的学妹,便宜租给我其中的一间。”

“他说什么,你就当真的信什么。”林容埋怨着女儿的天真,舒灿却不担心,还让母亲放宽了心,别把许贤同坏人划上等号。

“明天就是正式上课第一天了,我要早睡早起,不跟你说了,明天再打给你。”舒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林容等了一天,直等到了深夜,舒灿也没有再来电话,拨打过去,语音提示无法接通,一片不祥的乌云从林容的心底升起,她隔一会就会尝试拨打女儿的电话,但一直是无法接通,让她的情绪越来越焦躁。

好不容易,在煎熬中等到了天亮,几乎是一夜未眠的林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屋内困兽般来回的走动着,边打电话到舒灿就读的大学,寻找她的下落。

舒灿的班主任徐惠说:“昨天一整天,舒灿都没有来教室上课,因为不在校内统一住宿,不知道她在校外哪里居住,我也没地址上门去探个究竟,电话也拨不通,联系不到她。”

“她在校外租住的地址是石榴园41号,和她同住的房东叫许贤。”

徐惠在纸上记下了林容提供的地址和名字,起身冲泡咖啡的另一个老师孙桑,路过时凑近了看纸上写的地址和名字,记忆中,十年前听说过,曾经在校园内引起热议。

“石榴园41号,我家在附近。许贤,他是房主的儿子,不过在十年前就死了,是在家中遇害的。当年,他被杀的话题,可是在校园里被热议了一段时间。许贤死后,许苛夫妇将小楼内的家私处理掉后,移民去了国外,石榴园41号就成了一栋空屋,一空十年。”

孙桑好奇,有人竟冒用了死人的名字,在一栋空楼内做起了出租房间的交易,还牵涉到了一名大一女新生舒灿的失踪,他提出来要跟着徐惠一起,前往石榴园41号,去看个究竟。

徐惠叫来了班长陈冬,昨天开学第一天,他因为考入大学时的分数线位列全班第一,无人争议的被她定为班长。


123下一页

包装印刷厂

高邮地区印刷机图片

宝应标签印刷机

印刷包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