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甩脂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吉房招租

发布时间:2019-04-16 07:18:44 阅读: 来源:甩脂机厂家
我的房间没有女人,却总是多了一些长长的发丝。——题记

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说出来没人相信,却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



在一个烈日炎炎的下午,我初来到这座古朴而又现代化的城市,拖着重重的行李找房子落脚。太阳快落山了,我还没有找到满意的住处。奔走了一天,脚开始发酸。倚着榕树而坐,夕阳的余晖斜透过叶间,依稀在地上落下斑驳的影子。街上人来人往,车辆川流不息。一道道美丽的倩影流动,一丝丝清爽的微风拂过。我突然有一种过客的忧伤。

夜幕即将降临,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再次启程。穿过一条寂静的小巷,几辆小车停在路边,除了几声狗吠,空气中弥漫着寂寥的味道。一位老妇从另一个巷子钻出,打量了我一下,和我并肩着走,突然问道:“你要找谁?”我诧异,淡淡地说:“找房子的”。老妇道:“我这有一间,跟我走吧。”于是我尾随在老妇身后。

这是一栋四层的楼房,大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吉房招租”和两个电话号码,在风中轻轻地摇曳。我跟老妇进了大门,一抹鲜红的血色顿时在眼前肆意扑来。正对大门端坐着土地公和观音,这是老妇供奉的神灵。此时天已昏暗,神像旁的两盏红灯更显得格外鲜红,着实让人心悸。

上了四楼,老妇打开了最里间的一扇门。房间有点小,只有一张发黄的旧床跟一张陈陋的桌子,还有一张破裂的塑料椅。床头的墙壁贴着一张大大的美女图,是张娜拉。昏黄的灯光更使房间显得古老破旧,有一丝阴凉的感觉。

老妇开价比较实惠,我就决定先在这落脚了。签完协议,交完租金,领完钥匙,我又问了一句:“你们房子干净吧,安不安全?”老妇打了一个寒颤,说:“很干净,之前还有人住,后来搬走了,我也经常打扫,你看房间都很干净,你也可以自己买把大锁,很安全的。”

我去洗了下澡,冲去一身的灰尘与疲惫。整理抽屉时,发现抽屉里有一张身份证复印件,是一个女的,留着长头发,叫王锐月,可能是上一个住在这里的。我仍把它放在抽屉里,放进了一些生活用品,从此开始了新的生活。



“刺桐花开了多少个春天,东西塔对望究竟多少年,多少人走过了洛阳桥,多少船驶出了泉州湾……”一天下班之后,我照旧放声读一读诗词,读到“最后是我,晚归的诗翁,一千零六十步,叠叠重重,想叠上母亲、父亲的脚印,叠上泉州人千年的蛩音”时,我竟然有种流泪的冲动,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或许是离乡的情愫使然,当我打开抽屉想拿纸巾时,怪异地发现抽屉里有一些长长的发丝,而刚来时并没有发现,而且最近在叠被子的时候,床角也发现有一些长发。我的房间并没有女人,我想可能是以前住的人留下的,只是我没有发觉。我把它们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里,并没有太在意。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影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读完诗词之后,我照例看一部电影。那天看的是张国荣的《倩女幽魂》,醉人的诗,迷人的画面,动人的音乐,撩拨着我的心弦。当我在为人鬼之恋感叹的时候,门缝里徐徐传来一阵冷风,在夏夜里显得凉爽又冰冷。窗帘抖动了一下,这时,**弹出一个血红的窗口,是请求加为好友的消息。我看了一下资料,是一个年龄26岁的女子。我通过了她的请求。她的网名叫白玫瑰,开始和我聊天,从此我多了一位网友。

冲锋衣生产

夏日工作装

工服批发

焊接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