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甩脂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小说咸稀饭

发布时间:2020-06-22 13:58:56 阅读: 来源:甩脂机厂家

[小小说]咸稀饭

村里人好赌,村长管了几回见没能管住就赌气不再管了。

对于赌博,乡派出所是管的,因为抓到了有奖金,按比例提成着发。

但村民们被抓了几回就精了,不在村里赌,而去山上隐蔽的地方,比如山洞里,比如丛林中,比如看林人的小茅棚……这些地方距离村子远,路又不好走,有外人来很快就能发现,发现了往林子里一钻就没能逮着。乡派出所尝试着抓了几回,见没能当场抓到,倒费了不少汽油,后来也就不抓了。

狗躬什么时候开始往赌场里送咸稀饭的,现在也没人记得了,总之,他为此赚了不少钱。

每晚十一点,狗躬就挑着和婆娘一块煮的两桶咸稀饭,提着他那盏当年看守生产队仓库时遗留下来的马灯,来到村民们赌博的地方,把挑子放下,拿出几个碗来一字摆开,盛满稀饭,凉着。这个时候,赌博的人也大都饿了,便问:“稀饭多少钱一碗?”

“十块!”

“抢钱啊!十块?”

“这凭远的路,又不好走。要是在村里,白送你吃都成。”

“来一碗吧。”

“先给钱。”

“几百上千的输赢,还会拉你十块钱?”

“人老了,记性不好,怕忘。”

“拿去拿去,快点儿,都饿得抬不起手了。”

“来——啦——给你稀饭。”

后来,大家就都不问了,从赌资里抽出一张来扔过去就是,碗端来了,张口便吃,也无须筷子、瓢根。

再后来,一碗稀饭就涨到了二十块。

对于狗躬的肆意敲诈,赌徒们起先也有话说,怪他太狠。但狗躬没来两回后,他们就不怪了,肚子一饿,牌都抓不牢还怎么赌。

有时肚子饿了,他们还巴望着狗躬快点来。一碗稀饭入肚,身上有了力气,有时他们还在心里感谢狗躬,说:“这个糟老头子,还不错呢。”

后来,一碗稀饭又涨到五十块。

还照样得吃。

时间总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转眼两年的时间过去了。不知什么时候起,村民中开始传言,狗躬要翻建房子了,将原来的平房改建为三层大瓦房。

听到这个消息,那些常赌的人心里都不是滋味,他们不仅没人发了财,倒是家里一天比一天空,还经常与家人产生冲突,闹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这天,狗躬让村长帮忙,把圈养的猪宰了,置办了五大桌酒菜,把全村当家的男人都请了来。他是有理由的,自己要建新房了。村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大凡谁家有什么重大事情,同村人都得去帮忙。

酒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狗躬从怀里掏出一本小本子来,本子看起来像买肉屠夫的记账本,又烂又赃。狗躬开始逐行地念—— 阿三买稀饭207碗,付钱6070元;水根买稀饭195碗,付钱5240元;春土买稀饭172碗,付钱4210元;小柱买稀饭164碗,付钱3990元……

狗躬念着的时候整个厅堂里鸦雀无声,所有参赌的人都低下了头。

最后,狗躬让婆娘去房间拿出一叠信封来,按照上面的名字逐一分发。

接到信封的人打开一看,里面正是自己买咸稀饭的钱。

都泪眼婆娑了。

村民们从此戒赌。

工法样板

人脸识别闸机

MSDS报告

相关阅读